按下電梯中 「1」的按鈕,兩片擦到發亮的金屬大門緩緩合上,Amy 疲倦靠在貼滿公司宣達事項的側壁上,手指不停滑動著 iPhone 裡的 Facebook,看似瀏覽著朋友們的動態,心,卻痛著想著那一段曾經以為會一起踏上紅毯另一端的感情,九百多天的點滴,原本認定的終身寄託,沒想到竟然只是一個人的天荒地老,那天望著他走上公車,自己轉身快步離開時,滾燙的淚彷彿還滴落在自己手背上,Amy 無意識輕擦手背一下,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那是一抹帶著悲傷,令人看了會心碎的笑容。


   


 「這麼晚才下班呀?」電梯在七樓停了下來,Kevin 走進來後隨口問道。

「是呀,好不容易上線的購物網,老闆又出了一堆難題下來」隨著同事的問題,Amy 從回憶裡一腳跨回現實,自從來到這家新公司,工作上的壓力沒有一天少過,一個人做一整個團隊的事情,就像是家常便飯一樣,Eli 不時念著要她不要每天忙到半夜四五點才睡,Amy 都快被煩死了。

「沒辦法啦,誰叫妳是轟轟烈烈進公司的」Kevin 臉上露出戲謔笑容說著。

  正想回擊時,電梯在已經到了一樓,看看手機上的時間 20:58,「天啊」Amy 在心中咒罵著當初介紹她這份工作的 Eli。

「不聊了,我先走了今天真的累翻了」一步邁出電梯,Amy 匆匆的向同事道別,獨自一個人走向停放機車的地方。

  路燈映照著鋪滿紅磚的人行道,走著走著,低頭看著被拉長的影子默默陪在自己身邊,Amy 突然想起了 Eli 這個傻男人,就在這時眼角亮光一閃,不自主的 Amy 向左邊亮光處看去,一枚銀色戒指靜靜躺在紅磚間的縫細中,好奇的彎下腰拾起這枚被主人遺忘了的戒指,Amy 仔細端看著這枚戒指,它並不特別沒有任何碎鑽點綴,一道看似閃電的紋路環繞著戒指。

「這個要送到警察局嗎?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價值」Amy 在腦中不停思量著。

「還是送到警局好了,也許它的價值並不在於金錢,也許是一段回憶 .....」九百多天的點滴突然又湧上 Amy 心頭,將心比心後 Amy 決定把它送到警察局,讓它有機會回到主人的身邊。

  「Shit 這種鳥事只會找我.....」、「死肥婆也不照照鏡子,都三十了還自以為嫩妹呀,媽的我呸......」、「怎麼辦,明天要交的企畫書現在連個想法都還沒有.....」、「如果我中了一億一定拿一百萬出來換成五十元硬幣砸爛那個見錢眼開的賤人......」、「她的唇好軟,頭髮散發出來的味道好香.....」、「慘了搞到這麼晚,回去會被念到死了......」、「這個妹好正,床上功夫不知道好不好......」。

  突然間四面八方傳來各種聲音,在耳中瘋狂傳遞著,Amy 一時頭痛欲裂,不由自主的抬起雙手摀住了耳朵,只是聲音並沒有停下來,反而越來越多,越來越大聲。

「噹」的一聲,四週突然靜下來了,Amy 唯一聽到的只剩下戒指掉在地上發出來的聲響。

  驚恐的神色還掛在 Amy 臉龐,目光卻轉成了驚異和好奇,望著地上那枚發出閃亮光芒的戒指,再次低下身來,Amy 拾起了它握在手中。

「奇怪,難道不是它的原因嗎?剛剛是幻覺嗎?」再次拾起戒指後四週傳來的依然是正常車水馬龍和行人穿梭發出的聲音,一連串的疑問在 Amy 腦海中盤著。

  「趕不上火車了,都是該死的 David ....」、「她還愛我嗎?為什麼這陣子感覺越來越遠了.....」、「我也知道感情不是付出就一定能得結果,但為什麼我就是放不下?.....」、「明天截稿日了,今天沒得睡了!Shit........」、「該死的,等我一下會往生嗎?.......」「今天晚上她和男友碰面,她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

  正當疑惑時,聲音又開始從四面八方湧了進來,那種頭痛欲裂的感覺再一次衝擊著 Amy,有了之前的經驗,這次 Amy 連忙把戒指放進口袋裡,就在戒指離開手掌的那一秒,這些聲音如同預期般的消失了。

「哇!這戒指好神奇!這樣還要送到警察局嗎?」Amy 內心開始掙扎了起來。

「嗯 ........ 先研究一下,過二天再送去警局好了」動人的笑容從 Amy 臉上透了出來,那是一個任何人看了都會心醉的笑容,雪白的牙齒和半月型的大眼睛,是一抹讓人看了都會原諒她的醉人笑容。

  回到家中後,丟下沉重的 Notebook 與背包,Amy 整個人癱在床上,正當要昏昏入睡時「叮咚」的聲音從包包裡傳來…

「妳今天又破紀錄了嗎」Line 上傳來 Eli 的訊息。

「破什麼紀錄呀?你說下班時間的紀錄嗎?」Amy 翻了翻身體,找到一個打字比較舒服的姿勢回覆著訊息。

「是呀,不然破體重紀錄嗎?( 笑 )」Eli 淘氣的送出訊息。

「你欠揍嗎?等你自己瘦到九字頭再來說我胖!」這傢伙的嘴真的是越來越賤了,Amy 手指快速的在 iPhone 上敲打回覆著訊息,心裡一邊咒罵著。

「沒差,反正妳也打不到我 ( 笑 )」看似皮皮的回覆,Eli 卻不知道因為自己下意識裡想見見 Amy ,所以才會這樣回覆過去。

「生氣!不想理你,我要去洗澡了」有時些時侯 Amy 還蠻討厭 Eli 這種皮皮的個性,但是當初也是這樣的個性吸引了她自己,頓時 Amy 也覺得莞薾了。

 


 

 

 


   熱水順著的額頭流下,滑過鼻尖,撒落在豐滿的胸口上,一場泡沫與清水的戰爭就在 Amy 動人身體上來回展開著,吋吋肌膚靜靜的等待著這場轟轟烈烈戰役的結束 ......

  穿上浴衣,走回房內,手臂上還留有幾滴熱水在光滑的肌膚上徘徊著, Amy 拿起浴巾輕輕擦乾手臂,這場泡沫與清水的戰爭,最大的贏家不是泡沫也不是清水,而是靜靜等待著,觀望著的肌膚,它貪婪吸允了每一滴流過的泡沫與清水,盡情的滋潤著自己。

  躺回床上,拿出那枚銀色的戒指,Amy 輕輕的把它握在手掌中,但是這次卻沒有再傳來之前各式各樣的聲音了 ..........

( 未完待續 ..... )

 

 

如你覺得這篇分享有幫助到你,那你可以贊助耶魯熊

 

 

 

並且到耶魯熊的粉絲團去按個讚喔

 

https://www.facebook.com/lbeartw

 

 

耶魯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